民意通旅遊財經 水母網> 4pxtrackpackage頻道>文娛4pxtrackpackage
卧雲星空:為寫江湖三千事,一葉扁舟入紅塵​

2020-11-18 10:35:45

來源:水母網   YMG全媒體記者 楊健



他似乎就為文學而來。前半生嗜書如命,現在起奮筆疾書。正在息壤中文網上連載的長篇仙俠小説《乾坤志》,就是出自這位土生土長的煙台人之手......

44歲,之於常人是事業小成、躊躇滿志之時,之於筆名“星空”的張光偉,卻是結束此前動盪、短促的零工生涯,靜下心來專職寫作的開始。作為煙台本土鳳毛麟角的長篇網絡文學原創作者,兩年多來,他專職創作的長篇仙俠處女作《乾坤志》第一部,以九卷近300萬字的體量,即將於明年春節後正式收官。本地網文作者常年缺位的煙台,即將迎來一部集仙俠、武俠、軍事、宮鬥、愛情、志怪等多元素於一身的“萬象體”大作。

從少年時代“嗜書如命”,到大學時光初試寫作,再到青年時期備嘗世間冷暖,人生並不被眷顧的張光偉,在不惑之年重拾寫作,需要的不止是勇氣,而 “面壁圖破壁”的兩年多裏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這部凝結着張光偉不同階段人生閲歷、閲讀體驗與知識積累的大部頭作品,正如書名一樣,見證的是張光偉與全力扶持他走上寫作之路的“卧雲”——兩個中年男人的“乾坤一擲”。

愛書成痴,小詩見報初試啼聲

張光偉與原創仙俠文學的緣分,從少年時代就已結下:上世紀80年代,當同齡人熱衷剛引進國內的錄音機和遊戲機時,好靜的張光偉,卻走到哪裏都帶着本書。“別人看連環畫的時候,我已經開始讀金庸的《射鵰英雄傳》,待到上中學時,一般同學對百科全書式的大部頭《鹿鼎記》望而生畏,我卻如獲至寶,天天抱着不撒手。”而在同學的印象中,張光偉有個絕活:一手扶着自行車把、一手拿着各類小説,邊騎邊看,遇到障礙竟能神奇避開,兩不耽誤。

身為所城張家後人,張光偉告訴記者,自己童年最大的幸福,就是從來沒有鬧過“書荒”:“我父母雖然文化水平不高,但都愛看書、敬重知識分子,閒暇時間不但自己讀書,但凡我提出買書,從來沒吝嗇過。”在張光偉記憶裏,家裏的老屋,藏書從來沒低於兩三千冊。“那時最盼着放暑假,脖子上掛着鑰匙,就着涼白開看上一天書,不知不覺從日出看到日落。”

讀書,幾乎伴隨了張光偉的整個青少年時代,而在煙台大學就讀時,圖書館和租書屋,又成了張光偉最經常光顧的地方。“那時曾有個夢想,畢業後開個租書屋,哪怕每天沒幾個人來看書,自己美滋滋看上一天,也很幸福。”大二那年, “厚積薄發”的張光偉,在煙台晚報副刊上發表了一首小詩,17元的稿費單,對於懷揣文學之夢的張光偉,無疑是莫大的激勵。

輾轉漂泊,職場沉浮惟書為伴

1995年,大學畢業的張光偉正式踏上工作崗位。但陰差陽錯的是,他做起了銷售,一頭扎進了投資熱潮剛退的海南。“那時的海口,雖然‘前浪’已經退潮,但商機仍是俯拾皆是,眼手所及的,是南方迥異的生活和風景。我做的是藥品代理,收入比一般上班族更可觀,靠文字賺錢的初衷,不知不覺間就被拋到了腦後。”

然而,輕鬆愜意的日子,總是格外短暫。不久,張光偉被調回煙台本部,環境的改變,讓年少氣盛的他選擇了辭職。自此,張光偉開始了頻繁的“上下崗”。八年間,張光偉換了近20份工作,常常是還沒來得及認全上一家公司的同事,又到下一家單位報到,最誇張的時候,一個月便換過兩次東家。“這四年,我幹過銷售、廣告、策劃、文案,賣過鐘錶、消防器材、計生用品,和朋友合夥在外地開過網吧,最落魄的時候到建築工地推過沙、抹過牆,收入最低的時候,一個月僅領到過5塊錢。”回顧往事,張光偉不勝唏噓。

八年的顛沛流離,讓當年的文學青年憔悴、頹唐了不少,畢業一晃十年,張光偉非但沒能“三十而立”,反而在蹉跎的職場起伏中備感迷失。不過,失意的他仍保持了手不釋卷的習慣;當年在報紙上發表的白紙鉛字,被他細心整平、收好,不管幾次搬家,都始終在家中的書桌佔有一席之地。

結緣網文,“卧雲星空”乾坤一擲

伴隨着年齡漸長,張光偉在把愛讀書的習慣潛移默化傳給兒子同時,卻深感身份與閲讀的雙重焦慮:“不惑之年的人了,工作兜兜轉轉,不甚穩定;惟一的愛好也備受打擊,市面上可讀的好書太少,常常是看完上本,就沒了下本。”一次和摯友“卧雲”閒聊時,不斷抱怨“書荒”的張光偉,被對方反將一軍:“你為什麼不自己試試?”

試試?放在20年前,年輕氣盛的張光偉或許會欣然應允。然而,20年後,寫作早已走下神壇,越來越“短平快”的淺閲讀之外,是浩如江海的各類網文,題材蕪雜,爽文橫行,放眼皆是濫俗的穿越、重生、贅婿、總裁題材。而作為當年張光偉啓蒙的武俠文學,早已過了鼎盛期,多位大家先後仙去,本世紀幾部有代表性的作品要麼草草完結,要麼常年斷更。一言以蔽之,寫這類題材,出力不討好。

2017年5月,張光偉和“卧雲”,再一次嚴肅地談起了這個話題。在被對方一番激勵鞭策之後,動了寫作念頭的張光偉,開始認真地構思故事、籌劃大綱。5個月後,張光偉再次找到“卧雲”,將初步的創作思路和故事梗概告訴對方,雙方初步探討後,定下了《乾坤志》的書名和“卧雲星空”的筆名。“‘卧雲’和‘星空’是不可分割的兩個人,前者為寫作提供必要的創意、審定、資金及其他支持,‘星空’張光偉則全力投入寫作。”

落筆成文,感恩人生伯樂與共

張光偉説,《乾坤志》的誕生,自己最感激的就是摯友加同學“卧雲”。張光偉與卧雲相識33年,既是煙台五中的同學,又是煙台大學同寢室的好友,而對方也是一名資深文字工作者。正是卧雲的大力扶持,才有這部作品的呱呱落地。張光偉靦腆地笑説,“星空”的筆名是卧雲給起的,卧雲希望將來有一天,會有很多人“仰望星空”。

去年2月18日,在和“卧雲”連續多個深夜長談之後,張光偉終於下定決心,創立他們的“乾坤志宇宙”:“《魔戒》《冰與火之歌》等西方奇幻名著,與早年還珠樓主的《蜀山劍俠傳》,甚至金庸的14部武俠鉅著,都有自己的世界觀和設定體系。我不希望寫只滿足眼球經濟的快餐文化,也不在乎初期沒有流量,哪怕更笨拙一點、更艱苦一點,也要把‘底子’打好,讓人物和故事立得住。”最終,在20個月的正式寫作中,最初的武俠玄幻題材,變成了涵蓋仙俠、武俠、軍事、宮鬥、愛情等多個題材的“萬象體”。

“網文寫作,是不折不扣的‘一將功成萬骨枯’,大多數作者都是金字塔的底座,能常年被網站醒目位置推薦、擁有固定讀者羣,甚至最終出版實體書、影視化的,是少數中的極少數。”比起多位知名作者的團隊化運營,張光偉一切都要靠“自力更生”:狹窄的家中,連一塊寫大綱的白板都放不下,而為了探討一個劇情細節,白天忙到找不到人的“卧雲”,每每在子夜時分接到張光偉的求助電話,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。

痛並快樂着的20個月,《乾坤志》已經寫到第八卷,完成了200餘萬字,稱得上慢工出細活。兩個男人酒後的一番長談,在三年後結出了令人欣喜的第一樹果子。

志存高遠,期待完成“乾坤三部曲”

如今,《乾坤志》已經在息壤中文網連載到第二卷,相比於3年前故事初創時的簡單構思,早已是天壤之別。最初的單線性敍事,變成了雙主角,有名有姓、各有情節的人物多達300餘個,各條明線暗線也埋了數十條。

更令張光偉雀躍的是,《乾坤志》在息壤中文網連載後,書迷追捧、點讚的熱情,超出了兩人的預期,部分留言也成了再創作的靈感源泉。而書迷的追捧,也讓張光偉感慨萬千:“如果創作條件允許,我希望《乾坤志》第一部九卷的300萬字之後,還能有體量相似的兩部曲,最終形成“乾坤三部曲”。其他書中人物,也能以外傳、別傳的方式,繼續活躍在讀者的視野之中。”

對於青年時代備嘗流離憂患的張光偉而言,重回三尺書桌,操起鍵盤沉浸在自己的仙俠宇宙之中,既是意料之外、卻更是情理之中的決定。對於他們三年來心血的結晶,卧雲星空並未急吼吼地推向市場,寧願繼續打磨。“連載期間,有一家北京的網遊公司找到我們,希望將《乾坤志》的故事藍本,作為網遊的設定,我們溝通再三,最終還是因理念分歧選擇暫不合作。畢竟,‘快錢’來去匆匆,能駐留書迷腦海許久的人物和情節,才更能證明作品和作者本身的價值。”

《乾坤志》目前正在息壤中文網上連載,在十二個門類、總計7000餘本小説中經常排列進暢銷榜前十五名、催更榜前十名,可謂出手不凡,潛力無窮。讀者朋友可在各大手機應用商店下載息壤閲讀APP,註冊後閲讀該書。

在張光偉那難於下腳的斗室裏,一部波詭雲譎的大戲正漸入高潮。看書寫作這麼多年,他一直為家中上千冊的藏書無處安放而苦惱,我們也想籲請一下,能否有人願意為他提供一處小小工作室,助這位文學愛好者在創作之路上披荊斬棘。明年春節後,《乾坤志》第一部將正式完結,希望有一天,他能走出逼仄的斗室,在真正屬於自己的工作室裏,寫出後兩部乃至外傳、別傳的《乾坤志》系列。”

王惠

版權聲明  4pxtrackpackage爆料熱線:0535-6631311

相關報道
關於水母網 | 集團介紹 | 集團郵箱 | 廣告服務 | 聯繫方法 | 版權聲明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4pxtrackpackage登載許可聲明    互聯網4pxtrackpackage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70009    
增值許可證:魯B2-20050050號     廣告經營許可證:魯工商廣字08-1685號     公安部備案號:37060202000120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電話:12377   舉報郵箱:   侵權假冒舉報:0535-12312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35-6631330   舉報郵箱:   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
山東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站    疫情防控有害信息專項舉報入口:jubao@shm.com.cn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舉報專區暴恐舉報

  • 水母網官網微信

  • 水母網官網微博
煙台日報社 本站官方網址www.shm.com.cn